登上临沂舰,触摸“钢铁之躯”里的“青年”脉搏

来源:中国青年网 05-07 10:25

五月初,全国一些单位、公司和学校收到了一份最牛请假条——“我要登军舰”。

网友“绿军装的梦”接到通知时正吃饭,他朋友圈中的美食照立马被即将登舰的好消息所取代,下面跟了黑压压一片的评论。

于是,和他一样,20名网友带着嗵嗵嗵快节奏的心跳从各地赶来,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为了触摸另一个“心跳”。

舰型054A,舷号547,2012年入列的临沂舰,作为人民海军序列中的“新青年”,正值当打之年。仔细听,上千台仪器、几千条管路、上万个阀件组成的钢铁之躯,包裹着一颗颗年轻的跃动的心。

5月4日,国际青年节。

“547”临沂舰,冥冥之中也因舷号带有“54”字样而和这个年轻人的节日有着特殊的缘分。

这一天,由国防在线客户端、解放军报客户端、今日头条选拔出的20位幸运网友如约而至,登上临沂舰。

活动结束后,网友段林瑞在朋友圈中写到——

“我们一样,却又如此不同。”

这个由老中青三代组成的20人军迷团队,青年人占据了大部分。21岁的大学生段林瑞从潍坊赶来,这次他看到的不仅是大国重器,更了解到人民海军是一支什么样的队伍。

刚过去不久的五一劳动节当天,“当代海军”微信公众号推出一篇名为《将你的生活与军人对比,看完热泪盈眶》的原创图文稿件,阅读量很快突破“10万+”,并登上各大网媒头条。段林瑞也转发了这条微信,其中深意,他今天才懂。

信号兵张旭在飞行甲板上教网友学习海军旗语,围着他的人有带着孩子的妈妈,有和自己父辈年纪相仿的长辈,也有同龄人。看着他们的笑脸,张旭觉得很满足。

去年和相恋3年的爱人结婚,小家安在滨州,离码头不远,但也回不去。只要休假,他回家第一件事是挽起袖子下厨房。除此之外,这个山东汉子做的最浪漫的一件事就是在情人节送给爱人一束玫瑰花。此刻他想,如果她也在人群中就好了。

段林瑞知道临沂舰,是因为那部《红海行动》。上映之初他约同学一起进影院观看,现在想想还热血沸腾。抱着追星的态度,他做梦也没想到真有一天可以登上这艘“明星舰”,并且见到了也门撤侨时牵着小女孩的手带她回家的“网红”女兵郭燕。

同影不同感。今年,郭燕正月十五休假三天,来回路程耽搁了一天半,但还是抽出时间和妈妈一起看了《红海行动》。娘俩约好都不哭,可最后谁也没忍住。“里面的孩子太不容易了,你是不是跟他们一样?”听着妈妈的话,回想当时的场景,郭燕感觉自己像是又撤了一回侨。

家,对于临沂舰乃至所有海军舰艇上的官兵,都有着特别的神圣的意味。归航靠了码头,只要允许,他们做的第一件事高度一致,那就是给家里打电话,盼望着快快听到亲人的声音。

第一次给家里打电话,郭燕流着眼泪,却在电话里倔强地说自己没哭;第一次发津贴,她给父母寄了400块钱,在电话里说自己长大了……

段林瑞看着郭燕,面对眼前这位对于他来说英雄般存在的瘦小姑娘,此刻他只想给家里打个电话。

海风拂面,远航将近50天后,“新青年”547舰停靠在码头,用庞大身躯承载着这场“青春派对”。喧闹中享受硝烟之外的静谧时刻,回忆起不久前和其他年轻战友并肩战斗的日子……

坐标,南海某海域。

这一天,女兵郭燕拨通家里电话:“妈,我太高兴了,但是不能告诉你为什么!”

4月12日上午,中央军委在南海海域隆重举行海上阅兵。这一天,是郭燕的28岁生日,没有生日快乐歌,她伴着出征号角,站在耳桥位置,和战友们一起接受检阅。

“80后”二级军士长孟凡雨坐在机控室,眼睛紧盯屏幕上的数据。从军20年,从排水量不足百吨的登陆艇到数千吨的驱逐舰,主管舰艇“心脏”部门,他完全有资格说自己“零差错”,可这次他居然有种久违的紧张,眉头不经意皱起,心中默念“万无一失”。

鱼雷班班长苏峰辉是个“90后”,在战位上看起来成熟稳重的他,也曾是位“中二少年”。在少林寺练过几招、会跳街舞,爱好广泛却自称特别能坐得住的他,在阅兵之前也稍稍有点儿坐不住。他说这次不一样,参加史上首次南海海上阅兵,就像23岁时自己第一次主动要求登舰出海一样,更多的是兴奋。

此刻,信号兵张旭在驾驶舱紧盯信号机,上舰后仅用三个月就熟练掌握旗语和专业通信技能,老班长被他问得没脾气,最终练就这身本事。他说信号兵像个“螺丝钉”,几乎所有操演训练都有他们的身影,此时张旭就是那颗“螺丝钉”,拧紧了,就绝不会掉。

……

当然,也有人有遗憾。

远在南京,有一颗紧张的心也在同频跳动。

作为临沂舰实习副舰长,宋美燕此时正在南京参加培训,无法见证这高光时刻。鲜少发朋友圈的她,当天连发两条状态,“睡前再刷一下”外加两个战斗的表情,海上阅兵的视频她看了不知多少遍,每次都能一眼辨出这是“我们的舰”。

2012年入列,临沂舰被网友笑称“10后”,更是一名“新青年”,可却有一些自称“老人”的“80后”。

对于临沂舰来说,实习副舰长宋美燕初来乍到,是个“新人”。可大家都知道,这是一位有故事的女副长。

宋美燕是航母首批女舰员,作为干部,她带出了海军第一批航母女兵。今年1月23日,她调入临沂舰担任实习副舰长,和这艘军舰的故事仅仅开始3个月。

舰上的女兵终于忍不住问:“宋副长,我们等了3个月,你怎么还没动静?”

这群女兵期待的女干部上任“三把火”一直没烧起来。

宋美燕对自己特别狠,自我要求高,对这帮小姑娘“当然下得去手”,“我做得到,她们也必须做到”,只是现在还处于观察阶段。

作为青春女兵,她们离宋美燕的要求还有一段距离。“等着吧,考验马上就来。”目光狡黠,她下意识挽了挽衣袖。

这时,女兵口中的“燕姐”,立马切换成了“宋副长”。

另一位“老人”孟凡雨接受采访前,特意换了身干净的迷彩服,他不好意思地挠头,“刚从机舱爬上来,一身油”。

这位二级军士长掰着手指头一算,问青年的年龄上限是多少,然后摇摇头笑着说:“我老喽。”

其实不然,孟凡雨是位“80后”。从军20年,从排水量不足百吨的登陆艇到数千吨的驱逐舰,从各大军事联演、护航到撤侨,见证了人民海军的发展壮大。

他看起来不老,但大家有时会叫他“孟叔”。

20年一直漂在海上,去过23个国家,累计航程不知绕地球几圈。这次靠港,离家只有23公里,抬脚就到的距离,愣是回不去。

他最懂舰上的年轻战友,因为离家的滋味,他早尝过了——不好受。

跟着孟凡雨下机舱,在军舰最底层的位置,我见到了三位“90后”舰员。狭窄、闷热——据说这里是全舰最艰苦的地方,发动机就算是待机状态也是隆隆作响,说话靠喊。正式起航,分贝数是现在的数十倍,值班结束躺在床上脑子还会嗡嗡半小时。

白炽灯亮得晃眼,韩凯凯从值班室探出头来,他和其他两名战友24小时不间断轮值,守着整艘舰的“心脏”部位。1998年出生的他陪着临沂舰这位“新青年”,同呼吸。

由于5月4日当天值班,他没有机会到甲板上去见远道而来的年轻客人,于是笑着说:“下次靠港再举办一次这种活动,我也上去给大家露两手。”

夕阳西下,故事未完。

到了离别时刻,7岁的小网友王子恒和爷爷站在码头,看着甲板上挥手再见的海军官兵,他眯着眼睛问:“爷爷,什么时候再来?”

这似乎是个开放式问题,但毫无疑问,他并不是个过客。

若干年后,也许会有无数个王子恒出现在人民海军的舰艇上。那时,临沂舰可能已不再年轻,但年轻的心却永远不会停止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