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娲大禹们走出国门,“中华创世神话”戏剧创作进入收获期

来源:解放网 05-07 10:27

摘要:同一个题材,表现形式多种多样

“外方与我们接洽时,《神话中国之洪荒时代》尚未首演,没有视频资料,令他们最终拍板的是中国创世神话题材吸引力。”上海淮剧团团长龚孝雄揭开《神话中国之洪荒时代》8月下旬在爱丁堡艺术节演出幕后故事。今年“开天辟地——中华创世神话”文艺创作与文化传播工程戏剧创作进入收获期,中国故事讲出新意,打磨新作、锻炼新人。

中国创世神话大步走出去

淮剧《神话中国之洪荒时代》之息壤悲歌

5月7日上海淮剧团为《神话中国之洪荒时代》召开研讨会,邀请专家把脉,力求以更完美地出征爱丁堡。该剧由《补天》《精卫》《息壤悲歌》《望夫石》四个折子戏组成,以“水”为主线。龚孝雄认为,“洪荒时代”孕育不同的创世神话,面对大洪水,西方神话中人们登上诺亚方舟躲避灾难,中国古代人民面对洪荒,却选择治理洪水,折射中华民族面对困难不屈不挠的精神,“东方创世故事有着外国人以前没有想过的叙事视角,他们觉得有意思,一拿到我们的策划方案、音乐小样,便认可了。这次能去爱丁堡,归根结底源于题材带给我们的自信。”

5月1日《神话中国之洪荒时代》在周信芳戏剧空间首演,法国观众被别具一格的水袖、长绸以及中国戏曲音乐迷住了。一群外国观众甚至专程探访淮剧团,《神话中国之洪荒时代》人声、民乐、交响乐元素相结合,都给他们留下深刻印象。

5月6日,上海木偶剧团携《创世——补天》启程赴塞尔维亚,参加第20届“金火花”国际木偶艺术节。《创世——补天》围绕“自然与文明,人性与天性”展开,同样有着充满中国特色的演绎方式:人偶同台、虚实穿梭。主创团队不拘泥于传统杖头木偶窠臼,从大戏剧观念入手,杖头木偶、光影、皮影、撑杆木偶互为补充。表演舞台划分为前后两个区域,前区类似于现实世界,观众走入布幕便开启女娲的世界。布幕内呈现立体光影,布幕外人偶同台。后方则有一个“山坡”,演员和偶都可以走上去,获得更多表演空间。音乐融合笙、笛、琵琶、二胡等传统民族乐器与西方音乐元素,《小永与老神龟之歌》《人之初》《还有什么能给你》等原创歌曲构成全剧主旋律。值得一提的是,为践行该剧珍爱环境和生命的主题,剧中现代城市的构造全部用环保材料制作,并由剧中演员协作完成。

不做说教式作品

儿童剧《炎帝三公主——精卫填海》

“神话剧具有现代意义,尤其是当今社会,孩子的生活状态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既要让他们了解中华民族几千年以来的传统文化,又要把那个时代人物的风貌和精神转化为当今可以汲取的精神养分。”中福会儿童艺术剧院《大禹治水》计划6月中旬首演,导演雷国华反复强调,“用愉悦的、孩子们乐于接受的方式来传递故事精神,不做说教式作品。”《大禹治水》灯光设计刘海渊为小观众制造惊喜,“将舞台景深拉开,灯光暴露,创造一些新的东西,给孩子带来惊奇,感受神奇。”

编剧杜邨透露,《大禹治水》淡化大禹身上神的属性,升华了大禹人性的一面。在他看来,该剧有不少神话元素,但归根结底还是写的人及人性的光辉。中福会儿童艺术剧院此前推出《炎帝三公主——精卫填海 》,讲述远古时候炎帝三个大公主女桑、二公主瑶姬、三公主女娃为了追求各自理想做了不同选择,同样让观众们感到在当下社会似曾相识。

上海昆剧团《神农尝草》作曲正与演员共同打磨唱腔,5月12日由沈矿执导正式投入排练,“唱腔顺畅了,排练会方便许多。”《神农尝草》围绕神农“为何尝草、如何尝草、尝遍之后”以及神农的“三次出走”展开,诠释人和自然,天地以及自我世界的深广关联。编剧俞霞婷表示,“体现神农尝遍百草的奉献精神,更突出了其敢为人先的创造精神,向年轻观众传输积极进取的人生态度。”

展示中华神话谱系

淮剧《神话中国之洪荒时代》之望夫石

以生命之神“素女”、战争之神“魃”为主角,同时塑造皇帝、风后、九天玄女、大鸿、蚩尤、应龙、凤凰、羲和等众多上古之神及其相关故事,上海越剧院《素女与魃》是一部创世纪的众神群像,上海越剧院常务副院长梁弘钧表示,“我们将以越剧的方式展现一部开天辟地上古神话,描画一幅各具风姿各显其能的诸神全景,为建立中华神话谱系贡献力量。这是一部以‘突围之作,转型之作’为创作目标的越剧。”

《素女与魃》以距今大约5000年前黄帝与蚩尤的涿鹿之战为背景,讲述生命之神“素女”与战争之神“魃”之间的情感纠葛,呈现宏大战争里两名女子的爱与友谊,表达对和平的渴望与追求。该剧一反时下越剧越来越“精致”趋势,旨在追寻早期越剧的质朴本源、古越国气息与原始的力量感,是一次以“回归”为旗帜的“前进”,将在今年上海国际艺术节首演。

盘古开天、女娲补天、后羿射日、神农尝草、伏羲制八卦、伯鲧盗息壤、大禹治水……上海京剧院《创世界》也选择以人物群像式的戏剧手法展现创世恢弘画面。剧本既有宏大雄壮的场面,又有缠绵悱恻的情感,全面展示生、旦、净、丑各个行当。主创团队表示,“每个系列故事根据其特点,分别选取唱、念、做、打、舞某一个最合适的手段来演绎,做到戏、情、技高度统一。”在上海杂技团《神话》,杂技特有的肢体语汇将与魔术、舞台特技等结合,对中华创世神话进行深度探源。

每个创世神话戏剧背后,都活跃着一群年轻人、一条渐趋成熟的剧本走向舞台之路。去年,由上海市戏剧家协会、上海市剧本创作中心共同主办“中华创世神话”小戏小品创作征集中,魏睿的淮剧小戏《补天》等11部作品获奖,这些作品几乎都落实二度创作计划。而今,洪靖惠儿童剧《炎帝三公主——精卫填海》、莫霞越剧小戏《鲧复生禹》、朱蓓蕾淮剧小戏《息壤悲歌》、邢元杰淮剧小戏《望夫石》、黄嬿越剧小戏《少年伏羲》、徐雯怡小戏曲《精卫》修改、整合后,先后搬上舞台。年轻人写剧本,年轻人演,从征集投稿、甄选、剧本朗读会到专家辅导、排练、首演、修改提高、新一轮,小戏逐步发展为大戏,“中华创世神话”正成为沪上戏剧新人蓄水池。